從匿名聊聊被秒殺,談開放平臺與困“獸”之鬥

iqos
iqos菸草
iqos電子菸

雷鋒網(公眾號:雷鋒網)按:本文來自公眾號“浩哥說”,作者田鴻飛。大傢好,我是松禾遠望基金的合夥人田鴻飛,今天跟朋友們聊一聊,為什麼開放平臺誕生不瞭獨角獸的話題。上周五微信關停瞭僅火瞭一晚上的小程序“匿名聊聊”。對此我想表達的是,背靠日賺1.6億人民幣的騰訊,不差錢的微信作為開放平臺,從來沒有給任何創業公司野蠻生長的機會。特別這次“匿名聊聊”觸碰的還是微信的底線——社交,結果瞬間就被以涉嫌誘導分享給封掉瞭。早在2009年,我比較中美兩國開放平臺創業機會時,得出過一個結論:由於文化差異,美國是假設每個人都是好人,直到你做瞭壞事被抓到瞭,才把你歸類為壞人;中國是假設每個人都是壞人,直到我驗證你之後,才認可你是好人。所以美國開放平臺的運營機制非常簡便,從註冊到應用上線不超過幾分鐘,和註冊郵箱一樣容易。如果真有用戶舉報你,平臺會有一個統計數字,直到你的用戶舉報數量超過瞭某個設定的閾值,你會收到自動郵件警告。如果後續再超過更高的閾值,你的一些傳播渠道比如分享功能會被自動關閉。中國開放式平臺的做法,同樣要先註冊,但註冊時往往要提供繁復的資質證明材料。然後材料提交後,開放平臺還要進行審核。這個審核過程看具體應用類型,短則一兩周,長則達一兩個月,你想哪個創業公司能等這麼久?然後還經常等到一個不明說的否定結果,實際是你的應用和平臺的廣告利益有沖突!不過不管是在註冊簡單的美國,還是需耐心審核的國內,回顧歷史,我們會發現一個有趣的事實,那就是這些開放平臺從來都成長不出獨角獸。這是為什麼呢?因為雙方利益關系會沖突!現在微信關停瞭“匿名聊聊”,歷史上Facebook也搞垮過明星公司Zynga和OfferPal。所以對於開放平臺上的創業公司而言,也許前期可以把開放平臺作為一個起步的杠桿和跳板,不過最終一定要想好如何脫離開放平臺而獨立生存。也就是一定要做困“獸”之爭,要突破平臺的束縛,不然永遠沒有機會長大成為獨角獸。可能很多人會說“匿名聊聊”還沒有做大,不具典型性來說明開放平臺與獨角獸的關系。那讓我們再回顧一下Facebook與Zynga相愛相殺的故事。最早聽說Facebook要推出應用編程接口(API),建立開放平臺(Facebook Platform),還是在2006年,矽谷剛剛從互聯網泡沫中蘇醒過來。我記得那時矽谷的流行話題還是Web2.0,明星公司是Digg,YouTube,Dodgeball等。此時的大背景是,經歷瞭從2004到2006兩年的狂奔,Facebook逐漸顯露出疲態,特別是缺乏流量變現賺錢的方式。有一天晚上,在我一個朋友位於山上的豪宅裡,他是一個全球頂級富豪的兒子。這哥們看著矽谷的夜景告訴我,Facebook的CEO對他說,他們正在策劃開發一個開放平臺,計劃將用戶的數據開放給第三方,並讓這些第三方開發一些實驗性的產品。這朋友問我有沒有興趣,一起給Facebook開發一個學生選課的應用(其實那時候還真沒有application這個詞,對於碼農隻知道website或者software兩種產品形式)。我當時因為合夥幹就要重新申請簽證,所以沒能參與。結果2007年,Facebook果真推出瞭開放平臺,同年11月上線的好友買賣(Friends For Sale)變成瞭爆款遊戲。到瞭2009年,俄羅斯的DST進場投入2億美元,開始挽救面臨融資困難的Facebook於水火。此時雖然Facebook穩定住瞭局面,用戶再度迅猛增長,但面臨的問題仍然是缺乏收入,並沒有很好的流量變現方式。因為當時不管好友買賣還是農場類遊戲,大傢都是靠社交口碑傳播,沒有人投放廣告。Facebook上最初也沒有廣告平臺和支付系統。我記得2009年廣告系統剛剛上線時,我充值20美元想實驗一下,結果因為服務器不行,人傢還把錢給退瞭。可對Facebook來說,沒收入也不行啊?終於在2009年下半年,救星出現瞭,那就是Zynga的玩狗大哥們(除瞭公司Logo外,這傢公司還允許帶寵物上班)。憑借雄厚的忽悠資金的實力,借助剛剛上線的Facebook廣告,Zynga以每月投入500萬美金的彈藥開始清場競爭者,將眾多小開發者趕出瞭Facebook開放平臺,這也包括躺槍的一些中國遊戲開發公司(後面聊)。從此Facebook與Zynga進入瞭愛恨交加的時期:一方面,社交遊戲給Facebook帶來瞭穩定的現金收入和新地區的用戶增長。要知道當時很多臺灣地區的用戶都是為瞭偷菜才玩Facebook的;另一方面,矽谷的精英們卻整天抱怨,信息流都被社交遊戲給搞砸瞭。紮克伯格自己曾多次說過,不希望Facebook變成一個遊戲平臺,因為他不喜歡玩遊戲!這時的Zynga已成為瞭矽谷寵兒,對Facebook也沒開始那麼客氣,兩者關系很微妙。從2009年到2012年,Facebook通過不斷強化廣告系統和豐富廣告形式,有瞭不依托於遊戲的穩定收入來源,小紮才強硬起來,開始清理社交遊戲的各種推廣策略:什麼惡意引導分享瞭,什麼欺騙用戶瞭……。早年的基情不復存在,讓Zynga首當其沖受到影響,用戶增長迅速下降。再加上後來錯過移動風口,轉型移動遊戲不成功,Zynga股價連跌,逐漸成為歷史。這就是在開放平臺上為什麼誕生不瞭獨角獸的重要原因。在別人傢的地盤,都是別人定下的規矩,一旦出現利益糾葛,人傢分分鐘通過修改規則,就能置你於死地。最後再給大傢腦補一下,中國遊戲公司躺槍Zynga的故事。伴隨社交遊戲在Facebook平臺上爆發式的增長,到2009年時,中國的博雅互動、Five Minutes(開心農場開發商)以及一票遊戲創業公司開始進軍Facebook,卻未想遭遇瞭Zynga的強力阻擊。這就是剛才已提到的,Zynga以月500萬美金的投放掃蕩創業公司,將中國的創業者們趕回瞭國內,也趕去瞭日韓、俄羅斯、南美等其他海外市場,這群人成為瞭第一批出海的中國創業者。與此同時,國內的社交遊戲也逐漸興起,變得非常熱鬧。開心網通過“偷菜”“搶車位”引爆瞭中國社交遊戲,並引發瞭校內抄襲kaixin001的SNS大戰。當時國內開放平臺狀況是,由於產品本身特點,微博是最開放的平臺、開心網自己玩不開放、校內網實行合作夥伴制度、國內的MySpace運營比較差、騰訊戰略不清晰。還好從2010年開始爆發瞭3Q大戰,讓騰訊痛定思痛,終於下決心堅定瞭要走開放戰略,這才有瞭今天的局面。 雷鋒網版權文章,未經授權禁止轉載。詳情見轉載須知。

source:https://www.leiphone.com/news/201705/Rf21sT37cs0PGR8y.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