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PS Office:一定會幹掉微軟?

外送茶
援交
援交
魚訊
外約
知乎上有一個讓金山辦公軟件 CEO 葛珂看瞭會很尷尬的問題:

“WPS Office 是不是金山公司抄襲微軟 Office 的?”

實際上,這個問題並不難回答,隻不過多少會考驗一個人的閱歷,就像其中一個答友所說:“這是個暴露年齡的問題。”ninebot 總裁王野曾告訴雷鋒網,金山創始人求伯君在他眼中的形象是一名超級黑客,超級程序員,和理想主義鬥士,“拿著 X86 匯編語言就寫瞭 WPS 應用程序,而且是一個人寫,簡直是一個神一樣的傳奇。”所以經歷瞭那個時代的人,沒人會問出這樣的問題,相反,在他們心中,“WPS在那個民族主義浪潮很強的時代,是一面對抗微軟這種辦公壟斷霸權的旗幟。”不過話說回來,沒有人會因為念舊而去用一款產品,當 WPS Office 潛移默化地成為瞭幾代年輕人的第一款辦公軟件之後,有人突然對它和“微軟 Office”感到好奇也是件稀松平常的事情。對此,葛珂心裡有數。發佈會結束之後,葛珂和金山辦公軟件 CTO 章慶元一起接受瞭媒體采訪,就 WPS Office 的產品定義和商業模式,作瞭十分坦誠的回答。以下是對話實錄,雷鋒網(公眾號:雷鋒網)做瞭不修改原意的刪減。金山辦公軟件 CEO 葛珂與微軟的區別問:你怎麼看待微軟和金山的差異?葛珂:移動互聯網時代來臨之後,微軟和我們對 office 辦公領域有很多不同的想法。他們更重視雲端的協作,我們更重視移動端的協作,更註重場景化和自動化的開發。兩個公司雖然做得產品很像,但是隨著趨勢的發展,慢慢其實不是嚴格意義上的競爭對手,隻是互相在不同領域做一些自己的嘗試,今天遠不是一個可以產生結論的時候,我們比比看。
問:場景化對 WPS 有哪些改造?
章慶元:最主要是思路上的變化。過去我們談產品的時候,都是談我做瞭什麼,這有什麼功能,這個計算引擎快瞭多少,動畫效果酷瞭多少,其實今天我們不講這個,office 這個東西,它都已經遠超出大傢的需求,所以我們現在會更多地去看,大傢在整個辦公場景中有什麼是我們可以做的。比如有用戶告訴我們,他去客戶那拜訪,臨時決定的,那個PPT要臨時寫,原來的不能用,他就重新寫,還用我們的一鍵美化刷瞭一次,過去拿 iPhone 投影線一插,蠻酷地就把這個事情搞定瞭,這就是一個所謂的場景。問:這一年 Google 也在辦公軟件領域發力,但並沒有對微軟形成致命的沖擊,你們從這裡能吸取一些什麼經驗?章慶元:他們是真的不懂,或者說不接地氣。舉個例子,我們的在線模板很受歡迎,有一段時間,房子限過戶以後大傢都通過假離婚買房子,我們就把寫離婚協議書的模板放在第一條。這就是細節的運營,同時瞭解市場現狀與當下的文化現狀,因地制宜,這是他們做不到的。根據我對中國和美國有限的瞭解,從目前來看,我覺得中國在移動互聯網上其實是領先他們的,他們現在還停留在功能層面。
與釘釘、微信的區別
問:現在很多人依舊習慣用微信傳文件,你覺得真正把用戶抓過來的關鍵在哪?葛珂:我們不是一個單純的即時通訊軟件,和微信沒有競爭關系。換句話來說,你不會用我們軟件社交,用微信就挺好。但如果是一個多人協同處理文檔,協同處理任務的時候,你會發現我們比釘釘、微信要好得多。所以它是不同使用狀態下的產品,不是絕對對立的。問:有沒有想過怎麼提高 WPS 在手機上生產效率?葛珂:這個問題我們之前很困擾,但是現在不瞭。傳統的 PC 和移動設備有分工,比如輸入大量的文字,鍵盤還是更好用。但今天的智能語音識別也非常強大,所以輸入問題已經不是核心問題,而是移動設備和 PC 設備在不同場景下特殊的應用。比如我就是天天坐在辦公室,你非讓我著手指用拇指操作,這肯定不對,所以它其實滿足用戶不同場景,是統一的,不是對立的,我是這麼認為的,它其實是一個互補的過程。問:在中小企業和免費消費級的市場,你們和釘釘之間會有什麼樣的關系?葛珂:我們更多是面向大型企業。比如農業銀行,他們要做移動辦公的門戶,我們相當於給他提供一套毛坯房,他拿過去,我甚至把原代碼都給他,他自己把自己的 OA 系統,農業銀行裡的業務系統都整合到這裡面去。釘釘是一個面向中小企業的一個通用產品,它想做平臺,想做中小企業的入口,我們是把大型企業服務好,給大型企業提供解決方案,這就是產品定位的差別。商業模式
問:今天推瞭這麼多產品,商業模式會有哪些變化?
葛珂:其實我們商業模式講得很清楚,三點:

第一,傳統軟件應用和使用按軟件付費;第二,針對中小企業或者一些小團隊,有會員增值模式,裡面有一些特殊功能,需要付費。第三,純免費用戶,我們也有一些流量變現的模式;

今天所發佈的這些應用,都會滿足這三個領域,都有它的落腳點,不是一個維度上的事情。問:很多用戶說你們移動端的廣告比較多,你們怎麼看這個問題?章慶元:我們最希望的是引導用戶,你一年給我交 20 元、30 元,所有廣告都不出來,然後給你雲文檔用,很多模板,花幾百萬買的圖片,字體讓你隨便用。今天我們已經開始做用戶調研,看哪些廣告是要改進的。問:6 億用戶中付費會員的比例是多少?章慶元:現在會員月活大概 100 萬不到,比以前好很多。移動互聯網起來以後,改變瞭用戶的認知,現在中國的用戶很尊重 IP 類知識產權,他們知道圖片是有版權的,模板是有版權的。可能 QQ 音樂之類的教育出來的,盜版電影也沒有瞭,盜版模板也會越來越少。葛珂:這叫為結果付費,大傢還是願意,尤其這個結果超出你的預期。問:你們對海外市場是怎麼考慮的?章慶元:這塊是我們剛剛起步的東西。到現在為止,WPS Office在 Google Play 上我們的量也是最大的,這是 Google 內部的人告訴我的,但是我相信微軟的品牌還是比我們強,我們其實還在尋找,怎麼利用我們現在在海外已有的客戶,能夠更好的發展,所以現在還沒有辦法回答這個問題。問:會不會再找合作夥伴?章慶元:我為什麼說我們在中國做雲服務一定會幹掉微軟?很簡單,我們很開放,很多事情我不需要自己做,一定會找中國最好的合作夥伴做這些東西。比如剛才說的雲協作。 雷鋒網原創文章,未經授權禁止轉載。詳情見轉載須知。

source:https://www.leiphone.com/news/201612/tK5PqDYRt3vVCs9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