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額跨境B2B火了 保稅區是解決徵信關鍵?

以「現貨交易」、「碎片化訂單」為特徵的新跨境B2B風口正在形成,如何解決信任問題則是這個風口中最難突破卻又最為關鍵的環節之一。

以阿里為代表的大數據徵信是目前比較流行的解決辦法之一,但這種模式對那些數據不足或者初創的企業的幫助以及安全性是否足夠仍是未知之數。而此時,也有企業正在特殊監管區域內嘗試更為直接的交易模式解決徵信問題。

碎片化訂單的跨境B2B風口來了

「信息技術的發展正讓全球貿易的碎片化趨勢越來越明顯。」 深圳保宏電子商務綜合服務股份有限公司CEO吳東蒴向億邦動力網說道。

他指出,現在的信息技術發展到能讓商戶無論在世界哪個角落,只需要有個WIFI就能看到產品的照片,這打破了過去全球供應鏈信息不對稱的局面。

在過去,傳統的零售商、採購集團最大的優勢之一是供應鏈,但現在海外的各類中小型終端銷售實體(包括海外中小規模的批發商、零售商、連鎖店和電商等)通過互聯網技術已經能夠直接跟中國廠家進行採購了。雖然進貨成本不一定比大零售集團有優勢,但憑藉自己體量小而產生的靈活性和對消費者需求的把握,這些在網上採購中國貨的小店開始擁有了跟大零售集團進行競爭的機會。

「美國市場跟中國市場是類似的,現在買手機、家裝燈飾等專業產品通常都會首選去專業的賣場和小店進行購買,而不是沃爾瑪這類大型商超。」 吳東蒴如此說道。

而現實數據也真顯示出全球供應鏈的信息打通對零售集團的打擊。在去年上半年,沃爾瑪宣布,對全球業務進行重新評估和調整,決定將關閉全球269家門店裁員1.6萬人。

今年年初,梅西百貨在其官網正式宣布重組計劃,由於銷售額一直難以回升,公司將繼續關業大吉,年內關店68家。但這些計劃仍不能阻擋其增長疲態,2017年第一季度,梅西百貨因銷售不佳,利潤驟降39%;到了第二季度,按照自營店計算,梅西百貨第二季度的同店銷售額同比下降2.8%。

與此相對應,海外碎片化訂單卻明顯呈現上升的趨勢,過去5年以來,每年按近30%的速度在成長。

當然,除了以碎片化小批量訂單為主的海外小店對跨境B2B產生的新需求外,中國製造業的發展勢態也正促使這個新跨境B2B風口的形成。

吳東蒴表示,因為成本的因素,跨境採購集團開始把以前的OEM訂單移到東南亞等成本更低的地方。這個趨勢是難以扭轉的,因為中國生產的成本較高。這時,除了提升產品附加值和品牌價值外,更好的方式就是工廠跟大量海外中小企業進行交易,生成一條新的銷售渠道,這對對抗製造中心轉移風險的價值是巨大的。

此外,從數據上看,跨境B2B市場也佔有出口電商中的相當大的份額。在此前,PayPal北亞區副總裁兼總經理胡柏迪曾向億邦動力網指出,預計到2020年,B2B電商市場的總額會達到人民幣46萬億元,是B2C市場的一倍多。而2016年B2B行業市場規模佔總貿易額的近九成,因此這塊市場是非常大的。

用特殊監管區域特性解決徵信問題

儘管市場很大,但小額跨境B2B面臨一個非常大的難題——「信任」,也就是先給錢還是先發貨的問題。

跨境B2B電商買賣雙方都是在網路上認識的,先發貨,賣家會擔憂買家不放款;先打錢,買家會擔心收不到貨。

傳統貿易主要是通過信用證等方式來解決信任的難題。但是,銀行開信用證的成本是較高而且複雜的,並不是跨境B2B的中小商戶都可以承受或者每單都值得去走信用證的流程。據保宏方面介紹,開具一個信用證有時最低得一千多元,若一筆交易就不到一萬塊錢,開了信用證后明顯這筆交易就幾乎沒有利潤了。

顯然,現行的適合一般貿易的通關方式以及傳統國際貿易中常見的結算方式(如信用證,保理,T/T等)已經難以適應這種訂單批量小、品種多、頻次高的海外採購模式了。

而吳東蒴認為,要解決這種跨境B2B電商新模式所碰到的交付、結算以及結匯難題,利用特殊監管區域的特性搭建新型交易體系是最有效的手段。

外貿貨權交割主要的地段在碼頭和機場。但這些區域多以一個貨櫃來進行貨權交割,而多SKU、小批量貨物不可能用整櫃去運輸的。因此,離碼頭貨機場更近的特殊監管區域成為貨物交割的最佳地點。

此外,要完成交易的閉環,這個交易中心一定是一個封閉區域,而海關特殊監管區域就是這樣的一個封閉區域。

那麼,在特殊監管區域內,整個貨物的交易模式是怎麼實現的呢?對此,保宏提出了「特殊監管區域平台+跨境電商綜合服務平台+銀行跨境結算平台」的跨境B2B模式。

小額跨境B2B火了 保稅區是解決徵信關鍵?

(保宏跨境B2B模式示意圖)

保宏通過一個結算工具eTradepay來滿足貨款見證的需求,通過客戶的銀行監管賬號,倉庫管理系統與銀行系統對接來實現。

供貨商需要把產品存放在海關特殊監管區域或收到訂單后24小時內把產品發到該區域內。當採購方的錢到賬后,庫內工作人員就好把供貨商庫存移到買家庫存。以銀行支付信息作為海關特殊監管區域內貨權交割的依據。

當貨物要出口到海外時,海關發送放行數據,貨物完成交付,即可把海關通關信息作為結匯的依據。通過「資金結算」到「貨權交割」到「貨物交付」到「結匯」等流程最終完成整個交易。

小額跨境B2B火了 保稅區是解決徵信關鍵?

(保宏跨境B2B模式與B2B交易平台相結合實現交易的示意圖)

值得注意的是,當這個模式走通后,特殊監管區域已經不是一個僅有「貨物集散」功能的區域,而是直接擴展了「貨權交割」等四大功能。

跨境B2B線上交易時代來臨

據保宏方面透露,目前保宏在前海保稅港區實現的跨境貿易B2B出口模式已經走通走順,去年該體系走通的訂單數額達十億元,預計今年能完成20多億元的交易額。

現在,保宏也正跟包括環球資源等跨境B2B平台企業進行合作,讓過去僅有展示功能的平台開始實現交易功能。

實際上,除了保宏外,也有如阿里一達通等外貿綜合服務企業也在特殊監管區域外用大數據徵信方式嘗試解決跨境B2B電商的種種難題。

但吳東蒴認為,保宏在特殊監管區域實現的跨境B2B模式跟一達通這類外貿綜合服務企業是兩種不同的交易模式。

適用範圍上看,一達通等外綜服務企業主要針對2萬美元以上的交易,而保宏的模式可以接受1萬美元內的高頻訂單。

在過去,外綜服務商主要是利用紙質報關單進行結匯,然而高頻碎片化的訂單並不可能每個訂單都出具一個紙質報關單來結匯。而保宏模式通過特殊監管區域內的訂單管理系統與海關實現數據交互,匯總申報的方式來解決海量訂單申報難題。

此外,保宏的模式中,報關單的經營主體為製造商,由製造商或者製造商指定的出口商完成退稅,保宏僅作為區內企業完成出口申報手續,而一達通模式中的經營主體則為一達通本身。保宏該模式避免了因為經營主體不清晰所存在的系統性風險,同時也避免關於出口表現歸屬的矛盾,讓數據留存平台,表現回規製造商。

當然,不管是什麼樣的模式,全球外貿訂單碎片化的趨勢已定,也有越來越多類似保宏和一達通這樣的服務企業投身進來解決各種貿易難題,也有越來越多的貿易商、製造商進入到該領域來。中國跨境出口B2B將迎來一個新的時代。

參考資料:https://www.xcnnews.com/kj/1448003.html